• Share on Google+
死缓犯找回生母监狱内认亲:请亲人们等我回来
2018-05-16

  原标题:中国长安网独家专访找回生母死刑犯:请亲人们等我回来!

中国长安网记者 彭绮琴 王蓉

  “没有想到能找回亲人,这是上天的眷顾。我会在狱中好好表现,请亲人们等我回来!”12月18日上午,刚刚找回生母的福建龙岩监狱服刑人员郑江(化名),仍然难抑激动的心情,“妈妈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慈祥。”

  近一个月,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郑江寻母之路牵挂着亿万网民的心。他“扑通”一声跪在生母面前,然后和70多岁的老母及两位姐姐抱头痛哭的场景,让很多网民都看哭了。

  12月18日,中国长安网记者独家采访了郑江——

“当我见到母亲的时候,和想象中的一样”

  “即使是死缓犯,也有寻亲的权利。”这一场特殊的爱心接力,始于2017年11月28日。郑江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的管教民警得知郑江30多年前在贵州被拐,至今仍未找到亲生父母时,决定帮助他。龙岩监狱率先发起了为他寻亲的呼吁,司法部微信公号跟进推动,引发社会各界关注。福建全省一万多名监狱民警以及众多网民将此次爱心行动传递出去,而后央视《等着我》栏目组、宝贝回家寻子公众平台等也纷纷加入寻亲队伍。两周前,郑江姐姐的儿子通过今日头条推送的寻亲公告获知此事,分隔三十年的血亲开始相连。

  12月14日上午9时,34岁的郑江与其亲生母亲、大姐和二姐在监狱迎来了日思夜盼30年的重逢。

  中国长安网:见到亲人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她们和你想象中的一样吗?

  郑江:很复杂。有紧张,有激动,有开心,有难过,感觉五味杂陈。 想象中的父母是充满着爱和慈祥。当我见到妈妈的时候,和想象中的一样。

  中国长安网:听说见家人前一晚你彻夜没睡,这几天睡好了没有?

  郑江:见面后的那两天心情很激动,有点睡不着,现在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比较容易入睡。

  中国长安网:你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拐的吗?

  郑江:具体也不知道。只是在长大过程中,脑海里时常会出现一些“我被陌生人带走”的片段,我也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

  中国长安网:之前你说是因为梦见了小时候与亲生父母的一些记忆才萌生寻亲的念头,仅仅因为那些梦和小时候姑姑生气说的“野孩子”这些话,就怀疑自己的身世吗?

  郑江:我是家里的独子,但小时候家里只有爷爷对我疼爱有加,我的父母对我从来不闻不问,从来没有得到父母的关心与疼爱。除了我的爷爷,其他亲戚对我都比较冷淡,和他们的关系很一般。我感觉他们不是很喜欢我,可能是我比较调皮。我每次做错事时,大人也是对我动手多过动口。这些都让我从小时候起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

  “感觉跟天塌下来一样,下半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中国长安网:你15岁的时候,将同学打伤,抢了他的手表后第一次服刑。当时为什么要抢他的手表?

  郑江:当时就是看他不顺眼,看到他有手表带戴,而我没有,就抢了过来。

  中国长安网:你在未成年人管教所服刑改造2年,当时有想过出来后要做什么吗?有没有想过找一份工作稳定下来,为什么还要继续混社会?

  郑江:在里面的两年主要以改造和教育为主。当时年纪小,感觉很迷茫。17岁从管教所出来,也不懂要做一些什么,认识了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就跟着他们混了。

  中国长安网:你这次服刑,是因为把人打成重伤。送他去医院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抢救无效之后又为什么会选择自首?

  郑江:当时只是想教训他,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到医院脑袋一片空白,只希望医生能够救活他。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逃跑也是于事无补,所以就去投案自首了。

  中国长安网:听到自己被判死缓的心情是怎样的?

  郑江:感觉跟天塌下来一样,下半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谢谢上天对我的眷顾,我感觉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中国长安网:在监狱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事?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郑江:平常主要以改造为主,在监狱学习后,明白了什么事能做、什么不能做,感觉自己从前年少无知,很冲动,才会触犯法律,付出沉重的代价。节假日和其他的休息时间监狱也会组织一些活动。警官很关心我,经常找我谈心,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就会找他们,他们也会力所能及的帮助我。印象最深刻也让我最感动的,就是这次,他们自发为我寻亲,解开了我多年的心结,重燃我人生的希望。

  中国长安网:知道狱警帮自己开始找亲人的时候,有什么期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