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re on Google+
大连五院坑骗患者 患者求医花钱没治病痛还被当
2018-04-12

我72岁,多年患结石病,为此到几家医院就医。3月3日去大连五院“泌尿科”就诊“膀胱结石”,医师王相平观察病情,提议住院手术,一并治疗前列腺增大。我看大夫热情,设备齐全,距家还近。于是在5日便到住院。接下来接受各种检查,血液尿液,心电图、泌尿系彩超、胸透等……其实这些三月前我在其他医院都做过,毕竟到了新医院,于是我只能接受“过度医疗”,期间空腹忍饿憋尿,不必多说,好在检查结果与三月前没有多大的出入。经过一轮折腾,接下来是几科大夫会诊。其中有心血管科主任专家,查看我全身。我也介绍高血压和心脏情况:平时锻炼,爬5楼,每天两三次,心脏没有什么异常感觉。

在“走马灯”会诊后,月7日主治大夫通知我在3月9日手术。8日夜里我被“背皮”,9日清晨“灌肠”,不喝水不吃饭,忍着饥渴。为了慎重起见,主治大夫在术前又做了几项措施:1)给打了强身药液。2)再次采动脉和静脉两大管血和心胸彩超。

在上述检查过后,“泌尿科”管主任特来观察,向我介绍手术方案;以“激光碎石”为主,允许就做前列腺,不允许则日后另行安排。换言之,我面临手术只是“碎石”一项了。管主任和王医师作风严谨,周全又热情,让人感到温暖的同时,也领略“泌尿科”的医术和医德兼有。随后王大夫拿出一份“术前协议(合同)”让我签字,这说明我的手术有了法律依据。

一切安排妥当后,大夫在10点30安排我上了10层的手术室,躺到了手术台上。手术室人员,开始做各种术前准备工作。而家属也都出四面八方来到医院,连护工都请好了……正当我半光着“背皮”,“灌肠”之身,躺到手术台上,主治大夫开动了“激光碎石机”之时,手术室外人声嘈杂,听说“麻醉师”叫停了手术。为什么?麻醉师向我家属说明叫停理由:一是年龄大有高血压等病,术中可能出现危险;二是医院无“心脏起搏器”,如果发生意外,不能抢救。该女子居高临下,盛气凌人,说一不二,也不让家属签字或表态,还声称“你们就是签了字,我也不会同意手术”。在这种威逼下,不懂医的家属不知所措,只能惟命是听,更无法签字,本应该进行的手术就这样中止了。

其实这个麻醉师之前来到我的病房,问我吃什么药等事。她在问地同时也介绍推荐药品,其中还特别推荐一种在“*仁堂的**定神丸”,宛如推销员。我当时准备做手术心切,没心事谈这些,直到离开她才说自己是“麻醉大夫”。自始至终,她神秘兮兮,强调“**定神丸”是神丸,但绝没提到手术能否进行之事。我也知道医生推销药品提成和要红包的潜规则,可是正在打点滴,家属不在眼前,就是去买“**定神丸”或给她“红包”也腾不出手呀。

我们认为:“麻醉师”在关键时刻,叫停即将进行手术,是节外生枝,是心怀叵测,是在演戏,理由荒谬;同时也反映出“五院”在管理方面的混乱:既然已经定了“手术”,患者上了手术台,为何半途而废?是否进行手术到底谁说了算?手术室不是“破烂市场”,岂能各自叫买叫卖,惟我独尊,搞山头主义?我说她在演戏,而且演地太不近人情了,太过分了,所以让人知道她是在报复和戏弄不买“**定神丸”患者!也露出其心术不正!

一,因为这里有个绕不过的时间概念:我已住院五天,进行各种检查,经过各科会帐。从职能程序上来说,麻醉师在这之前干么去了?责任心哪去了?为何不在确定手术之前,在各科会诊之际,不否定手术?而是患者已经“背皮”,“灌肠”,忍着饥渴十几个小时,人都躺到手术台上,你在最后关口突然出来挡横?你如果认为不能手术,就应该提前告诉大家!

二,让人生疑的是:有的家庭都配有“心脏起搏器”,一个堂堂国营大医院,医治胸肿瘤,有心脏科,心血管等科……真的象她所说连个“心脏起搏器”都没有?明眼人一听就知她在撒谎!这里到底是技术问题?还是某种黑暗心理发作?

三,众所周知,“体内外碎石”小医院都在做,只要生命体征无大碍者都可施行。我十几年来去过几个医院打结石。从来就没听说有硬行规定生命体征正常者不可以“碎石”。对于不太伤身的“激光碎石”,也跳出来横加阻拦,就觉得她的医学知识欠缺,犹如街上庸医。但是就是这样一个麻醉师,目中无人,任意发挥,信口雌黄,武断地否定主治大夫的手术医疗方案。

四,五院乃大型综合医院,经营三四十年,就从来没有给高血压患者做过手术?为什么手术室象个游乐场?手术台是玩具车,患者随便上下?手术随便叫停?如果不亲身经历,真不敢相信,现代医疗科学神圣殿堂的手术室,混乱到这种程度?本来井井有条、不容许出半点差错的手术台为什么有这多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