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re on Google+
孕妇感染甲流6天进ICU 抢救2个月花59万没保住孩子
2018-04-02

(原标题:ICU抢救两个月花59万 孕妇保住了命却没保住孩子)

今年冬春,我们前所未有地改变了对流感的认知。

一篇在朋友圈刷屏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记录了作者的岳父从染上流感,住进ICU,最后不幸逝世的29天。

这两天,题为《“保大人还是保小孩?”53岁孕妇重症流感命悬一线……》的热文,讲述了重症甲流孕产妇脚踩生死之船的艰难历程。

流感,真不是一场糟糕的感冒而已,它可能带走任何人的生命,以极其残酷的方式。据世卫组织最新估计,全球流感疫情每年会造成65万人死亡。说到这,33岁的傅林林(化名)倒吸一口冷气,她差点成为这65万人中的一个——因患甲流,引发重症肺炎,并发重度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性休克,住进浙江大学医学院邵逸夫医院ICU整整54天。不到两个月,花了59万多元医疗费。更为伤心的是,因甲流开始的这场大病,带走了她肚子里已孕育了22周的小生命。

昨天上午,傅林林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说,想通过自己的故事,给大家尤其是孕产妇敲响警钟,在包括流感在内的传染病前,千万当心。

感染甲流6天之后

她住进了ICU

2月2日下午,傅林林在母亲的陪同下,到邵逸夫医院发热门诊看病,她出现了咳嗽、咽痛、鼻塞流涕、腰部酸痛的甲流典型症状,“头很晕,很烦躁,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昏过去”。

因为怀了二胎,傅林林在用药和打针方面难免有所顾虑,因而在感染甲流的6天来,仅仅吃了几颗泰诺,想熬一熬。

显然,这几乎没有效果。下午3点左右,她几乎熬到了极限,脸色苍白,体温升高到38.7℃,感觉接不上气,大口呼吸,人也难受得站不牢了。

母亲紧急借了一辆轮椅,推着她小跑到了急诊。很快,验血结果出来了,指脉氧仅55%,远远低于标准的95%。

孕妇全身处于严重缺氧状态,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中作者的父亲也出现该情况)!急诊室立即向呼吸内科、ICU打去了紧急会诊电话。

邵逸夫医院ICU副主任郭丰用“绝望”一词形容当时的情况。郭丰说,拍了CT片,重症肺炎,两个肺白茫茫一片(即白肺,一般是指的重症肺炎其在X光检查下的表现,肺部显影呈一大片的白色状而得名),仅肺间还有一缕缕黑色,根本没法正常呼吸。在高强度的呼吸机支持下,患者仍全身缺氧,肝肾功能已受损,氧合指数53mmHg,仅为正常指标的1/6,缺氧情况再恶化,人可能几个小时就没了。

紧急借了台ECMO

和死神抢时间

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能保住吗?当时已昏迷的傅林林,没能亲口问出这句话,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她最为关心的问题。

郭丰摇了摇头,深感遗憾地回答,“超过28周的早产儿才可能活下来,但患者肚子里的宝宝才22周,母体缺氧太严重,宝宝根本不可能再熬6周”。

尽力保大人,成为医生和家属的共识。

但时间已经不多了,动作必须快,因为患者脑部一旦缺氧,形成缺氧性脑病,智力受到严重影响,即便救回来,预后也非常糟糕。医疗团队决定,上ECMO(体外生命支持系统,是一种暂时代替心肺功能的体外人工心肺装置),让患者弹性极差、几乎没有功能的肺部得以休息和恢复,为下一步治疗争取时间和可能。

然而,医院内几台ECMO已有重症患者正在使用,根本挪不出来。“我们医务科通过杭州市卫计委,联系到萧山人民医院,他们立即借给我们一台ECMO,当天傍晚一运到,就立刻用上去了。”郭丰回忆说。

得益于ECMO,傅林林的情况暂时没恶化下去。然而,第二天,肚子里的宝宝还是自然流产,没能保住。傅林林并不知道这个坏消息,因为她还在持续昏迷,肺部渗出并没有停止,体温也在38℃上下波动,各项指标起伏不定。

在办公室被感染

病情发展迅速

抗感染、抗休克、营养支持,医疗团队紧绷一根弦,身上插着六七根管子的傅林林,也在一天天熬着,尽力向好的方向发展。

等到她有意识,已经是住进ICU的第8天。得知宝宝没保住,她陷入了伤心、焦虑之中,两次拔掉营养管,不配合治疗。

医疗团队理解,这是孕产妇流产后的自然心理反馈,他们请来精神卫生科医生,一起加入治疗。

考虑到患者心理状态,傅林林被转到ICU的单人间,母亲被破格允许进入ICU内24小时陪护。

上ECMO的第20天,傅林林的“白肺”上多了几缕黑色,肺部功能好转,为了避免ECMO带来的感染等并发症,医疗团队为她撤下ECMO,转为气管切开,继续呼吸机辅通气。

经过54天的持续斗争,本周三,傅林林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再过两三天,就能出院了,而肺部炎症的情况,预计还要两三个月,才能完全被吸收。